悼念张世英先生专栏

赵越胜悼念张世英先生

 

   晓崧吾兄如唔:惊悉令尊大人仙逝,不胜唏嘘。我想他的远行标志着西南联大一代已成绝响。八十年代,我曾拜见过令尊大人几次,是我登门求教。令尊大人对我谆谆教诲,让我如沐春风。一次与令尊大人告别,他叫住我,送我一册《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我把它带到法国伴我。三十多年来,常常复读,每开卷必有收获。如今先生不在了,睹物思人,怅然若失。盼你节哀。若方便,请代我和Sherry为令尊奉上花圈,以表追悼之意。

 

赵越胜 9月10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