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张世英先生专栏

哲学系五七级学生金春峰悼念张世英先生

 

  晓岚先生:惊悉老师辞世,深感哀痛。北大教我们的老师相继一个一个走了。我们57级当学生的一个一个也都八十或八十多了。回首往事,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与青春,老师可以让我们收获得更多的,我们却没有作到,深感惭愧。
  在北大哲学系,老师是给我们讲黑格尔哲学的。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三个來源,我们有幸受到了更多黑格尔哲学的薰陶,受到了更多辯证法思想的启蒙。恩格斯说:“黑格尔‘凡是现实的皆是合理的’,这个看似保守的为现实辩护的命题,依其内在的辩证法,就一定会转变为不合理的,因而是会被推翻的。”这给我极深的印象和影响。
外国哲学我们没有系统学习,惟一让我们受益良多的,就是老师讲的黑格尔哲学。
  老师的言行风范,体现的就是黑格尔哲学,极具生命活力。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老师主持黑格尔全集的翻译;又会通中西,以高龄而撰写《新哲学讲演录》,贻惠后学,可谓“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为北大,为我辈,为国人树立起一崇高的师教典范。
  去年1月我去看望老师,老师送我他的手写条幅:“哲学教人从世俗的泥坑中掙脱出來   仰望星空”“美是自由”及一首唐诗。另送我他的《中西古典哲理名著书法集》。这是先生精神风範的写照。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老师将永远激励后学努力前行。望晓岚先生及阖家节哀。


学生金春峰敬书
2020.9.1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