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动态

第72次“马哲论坛”综述

        2019年5月16日下午14:00—17:00,第72次“马哲论坛”在人文学苑2号楼B114会议室举办。本次论坛的主讲人是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陈学明教授,主题为“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三个追问”。教研室老师、访问学者、博士后、博士及硕士研究生参加了本次论坛。论坛由张梧助理教授主持。
        首先,陈学明教授围绕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关键词,提出三个核心问题——马克思主义是否为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属于西方近代哲学还是西方现代哲学范畴,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超越西方近代哲学时能否进一步超越西方现代哲学?从“三个追问”中分析了几个代表性理论流派的理论立场和思想差异。
        针对第一个追问,陈学明教授认为,尽管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中有大量关于“终结”和“消灭”哲学的言词,但这并不表明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建立的理论体系没有哲学的特性。问题在于,如何在不否定马克思和恩格斯确实要“克服和取代一切哲学”、“废弃哲学这种形式”的前提下,说清楚马克思主义本身还包含着哲学的内容,甚至其核心还是哲学。陈学明教授认同柯尔施的解释,在他看来,废除哲学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那里,是个最终目标,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一漫长的过程中,哲学为了最终走向灭亡必须不断地强化自己。柯尔施对“马克思主义在本质上是哲学的论证”,归根结底是为了恢复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这种革命性是由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涵和特征所决定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就是改变旧世界的一种现实的革命力量。
        针对第二个追问,陈学明教授认为,从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现当代哲学思维方式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其他现当代西方哲学流派具有相当多的共同点这一角度看,马克思主义哲学属于西方现代哲学范围。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现代西方哲学许多流派存在诸多共同点:他们都具有反形而上学、反体系化和主客统一的特征,并且都强调人的现实生活以及充分发挥人的创造性。这些同质性决非偶然,而是出于两者相似的社会历史条件和思想文化背景,以及两者面对共同的哲学遗产。
        针对第三个追问,陈学明教授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以比所有的现当代西方哲学流派远为彻底的立场和坚决的态度,批判和超越近代西方哲学,从而它在这一批判和超越中脱颖而出,在超越近代西方哲学的同时,它也超越了现当代西方哲学。不能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与现当代西方哲学同日而语,在把握两者的关系时,我们既要看到它们之间的同质性,更要看到两者之间的差异与对立。
        其次,陈学明教授通过厘清对马克思主义三种错误理解与上述三个追问的关系,分别与第二国际、第三国际和后现代主义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划清界限。其中,第二国际传统的理论家之所以把马克思主义变成一种“见物不见人”的经济理论,原因就在于他们否定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实际上,马克思不是要“消灭哲学”,而是要促使哲学回到人们的现实生活中。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就是哲学,而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力量也来自于哲学,只是这种哲学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旧哲学。而第三国际传统的理论家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问题还是恩格斯所说的“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他们用近代哲学的眼光看待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经过哲学革命已经超越了近代哲学,实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统一于人的实践活动。他们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主客体统一的实践哲学,主要特征是实践性、历史性、总体性。后现代主义的现代性批判则消解了理性主义的合理遗产,失去了资本批判的关键视角。如果无视马克思主义哲学对现代西方哲学的超越,那么就必然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后现代主义混为一谈。
         再次,陈学明教授肯定了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正确回答上述三个追问,这主要表现在他们对本体论和现代性问题的理解上。西方马克思主义对本体论的基本判断和结论说明:他们坚决反对现代西方哲学流派,特别是作为现代西方哲学的延伸的后现代西方哲学将本体论虚无主义化。他们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还是本体论,只是对本体论的含义,相应地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论的含义做出了独特的理解。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批判理论的要点来看,西方马克思主义对现代性的态度与后现代主义,以及现代西方哲学有着明显的区别。他们认为,他们的现代性批判是马克思主义的,从而他们也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超越了现代西方哲学的,更超越了后现代主义的。
        最后,陈学明教授表达了对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期望。教研室老师和同学与陈学明教授进行了交流。丰子义教授对本次论坛进行了?结,回应了陈学明教授的期许,勉励各位同学在理解的基础上,身体力行地做好马哲研究,本次报告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级硕士研究生 彭宇航供稿)
TOP